海防哨所官兵有三怕:怕台风 怕毒蛇蜈蚣 怕雾

2016-12-12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ldy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条评论
文章:海防哨所官兵有三怕:怕台风 怕毒蛇蜈蚣 怕雾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导读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海风吹着尖厉的“号角”,海浪向海岸猛烈地进攻着,发出隆隆呼喊,声似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似乎要把山顶突出部的哨所卷进波涛汹涌的大海。初秋的晚上,我从···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海风吹着尖厉的“号角”,海浪向海岸猛烈地进攻着,发出隆隆呼喊,声似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似乎要把山顶突出部的哨所卷进波涛汹涌的大海。初秋的晚上,我从千里外的机关大院赶到这个海边哨所,准备在此住下来,体验一下久违的连队生活,交几个战士朋友。

  哨所位置十分特殊,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地势险要。在没有雾的晴朗白天,不用望远镜就可看见对面岛上守军的岗楼和茂密高大的椰林,还有持枪巡逻的哨兵。

  哨所所长名叫陈亮,是个士官,个小敦实,机灵精干,皮肤黝黑。他简要地向我介绍了哨所的情况,当我提出晚上要站一班哨时,他显得有些为难,一个劲儿地说不行。见我是真心要站,只好安排我和他站凌晨的一班哨。

  哨所分上下两层,楼下是宿舍,楼上是值班室。当我走进楼下的宿舍时,战士们早已上床休息。我悄悄地摸到靠门边的下铺睡下了,床上盖的尽管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招待被,可盖在身上潮湿又沉重,散发出难闻的霉味,加上宿舍内浓浓的汗味和海上飘来的鱼腥味,不时直钻我的鼻孔,蚊子嗡嗡叫还不时来侵扰,让我久久难以合眼,其实我到过的海岛部队都是这样的。而在这哨所的背面,就是繁华的现代都市,此刻正霓虹闪闪,光影迷离……

  门外海上依旧喧嚣不止,海浪呼啸扑打着哨所下的峭壁,犹如一头头猛兽嚎叫着,随时想破门而入;海风呜呜吼叫着,野蛮地抽打窗棂,让门和床都不停地颤抖,尚未习惯如此吵闹环境的人,一时是无法入睡的。

  上岛之前就获悉,这个哨所可是真正的海防前线,这里也是“八二三炮战”的主阵地,著名的烈士安业民就牺牲在哨所下面海边的树林里。

  凌晨1点30分,我和陈亮上哨了。岛上此时温度骤降,尽管我裹着大衣,可一阵海风吹来,寒战连连。海面如倒扣的锅底,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发现身材单薄的陈亮却一点不觉得冷,浑身精神十足。他说这个季节的风根本不算什么,最厉害的是冬天的风,吹到脸上似刀子刮,疼痛难忍,不几天脸上手上就会裂开血口子。

  陈亮先带着我来到哨所的二楼,熟练地打开夜视器材,这可是所里的千里眼,变换着多个角度,将附近海面搜索了一遍,未见异常后,又带我到哨所四周巡逻。他一边走,一边如数家珍地向我介绍这个坑道与何处相通,那个地方曾发生过什么,遇到紧急情况该如何处置……

  路过哨所前一棵枯死的马尾松时,陈亮停下脚步,告诉我这棵树叫“励志树”。他说他刚来哨所站岗时,还没有建岗楼,执勤时怕被台风吹跑,就将腰带和人一起绑在树上,渐渐地树干中间的皮被磨光了,时间一长树也干枯了。为激励一茬茬官兵爱所守边,就给树起了这个名字。每当新兵进哨所,所里都会组织他们在树下上一堂政治教育课,激励他们继承光荣传统,守好每一寸海防线。

Copyright © 2012-2014 AKjunshi.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20171号-1 苏公网安备 32011402010065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免责申明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