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装备查看
    091汉级核潜艇

  • 091汉级核潜艇
    英文名称:Han-class
    类    型: 攻击核潜艇
    所属国家: 中国
    研发单位: 第一,二,三,四,五,七机部以及冶金部,石油部,建材部,科学

        91型核潜艇(北约代号“汉”级)是中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SSN),共五艘,,舷号:401、402、403、404、405(依次称呼为长征1-5号)。首艇(舷号:401)首艇1968年在葫芦岛船厂动工,后几艘下水时间依次为1977,1983,1987和1990年4月8日。5艘汉级核潜艇都部署在北海舰队。

    专家点评
    外观造型:
    局部细节:
    性能配置:

    8.9

    9.0

    9.4

    优点

        该型艇采用水滴型线型,十字形尾附体,单轴推进,首水平舵置于指挥台围壳前部。艇体采用双壳体结构。耐压船体内设有鱼雷舱、指挥舱、反应堆舱、辅机舱、主机舱及尾舱等。突出首端上甲板的是水声系统导流罩。

    图片新闻
    研发历程

      研制背景

      1959年我国向前苏联请求援助建造核潜艇,但这年来访的赫鲁晓夫不但拒绝了新中国对老大哥的请求,还扔下一句傲慢的话:“核潜艇的技术太复杂,你们搞不了,花钱太多,你们不要搞。”这让毛主席毅然决然地说出了:“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的豪言壮语。

      随后中央军委即开始着手组建核潜艇研制小组,并于1960年3月22日成立。由海军政委苏振华担任组长,小组分设总体组、反应堆组、导弹组和电子组,我国核潜艇的早期研制工作正式开始。但由于1961年我国经济陷入困难,核潜艇的研究工作进展缓慢,到1963年中央军委正式明确了核潜艇暂时“下马”的决定,只保留了少部分人员仍从事核潜艇动力、总体等关键项目的研究工作。一直到1965年国家才决定重新“上马”核潜艇工程,并于1965年8月15日由中央专委召开第13次会议,正式部署了核潜艇研制工程的具体计划,核潜艇研制进度才明显加快。

     

      研制进程

     

      1966年091型核潜艇的总体设计工作开始,并建造了一个1比1的实体模型。68年5月开始放样,11月开始总体建造并于1970年4月完成了首艇的总体试水。同时陆上模式反应堆也于1970年4月28日安装完毕,并在5月1日国际劳动节当天正式开始试车。7月30日陆上模式堆即达到满功率运行,指标完全符合设计要求,陆上模式堆建造成功。同年12月26日毛主席生日当天,我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胜利下水,开始进行舾装。1971年4月1日至8月16日首艇开始码头系泊实验,4月底开始向艇上核反应堆装填核燃料,6月反应堆达到热态临界。7月1日中国共产党生日当天,我国历史性的实现了在核潜艇上以核能发电,随后进行了首艇主机试车,动力装置联调等工作。1971年8月23日7时40分,091型首艇1701(当时舷号,后改为401号)从应急推进电机转换为核动力航行状态,我国首型核动力潜艇开始跨时代的核动力航行。这是我国广大科研人员,奉献了青春乃至生命换回来的伟大胜利。1974年8月1日建军节当天,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命令,我国第一艘鱼雷攻击核潜艇长征1号正式入役,第一代核潜艇的研制工作获得成功。第一代核潜艇的制造,提高了我国国防工业研发能力,完善了潜艇制造、修配体系,并为我国研发性能更先进的新型潜艇,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性能改进

     

      为了改善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作战能力,我国于二十世纪90年代对第一代核动力潜艇进行了升级改造,型号命名为091改型。用新设计的综合声呐替换了原有的老型号声呐。新型声呐系统采取了卡尔曼滤波、自适应噪声抵消、最佳线性预测等先进技术,使得新型声呐系统具有鱼雷报警、多目标自动跟踪、低频线谱检测等功能,大大提高了我国第一代核动力潜艇的水声探测水平。

      091改型潜艇在舷侧也装备了舷侧阵声呐,艇体上相同位置的三条白色避碰线明确的标定了声呐基阵的安装位置,这将显著提高我国潜艇对动目标距离的探测精度,并改善武器系统的跟踪、计算和快速打击能力。同时在武器装备上,也以具备线导与声自导功能的新型鱼三改进型号鱼雷,鱼6热动力线导鱼雷代替了性能落后的早期鱼雷,并为091改型核潜艇装备了鹰击型82潜射反舰导弹,这使我国第一代核动力潜艇的作战威力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在海上阅舰式露面的403号艇,曾经创下了水下连续长航90昼夜的辉煌纪录,为中国核潜艇水下最大自持力的研究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该艇的流水孔从原来的长条纵缝形式,改为栅式流水孔与细小纵缝流水孔相结合的模式,可能在进行新式流水孔水动力研究工作。

     

      093型核潜艇的围壳撇弃了091型官帽样式围壳造型,而采用了西方流派的横截面积小,造型瘦长的机翼剖面状围壳。091型上过于高大的围壳不仅增加潜艇水下航行阻力,影响潜艇最大航速,在潜艇高速回旋下也会让潜艇产生突然的横向滚动影响潜艇的安全。而且面积过大的围壳也提高了潜艇声反射强度。093型潜艇围壳采用了西方流派的机翼剖面状形状后,对改善新型核潜艇水下机动性、快速性、降低水动噪音、削减声发射强度都有很大好处。

     

      研究成果093新型核潜艇装备的综合声呐与宽孔径低频舷侧阵声呐,技术性能先进,探测距离远,搜索精度高,多目标跟踪能力强。考虑到中国在1997年左右拖曳线列阵声呐就已经装备在国产某型调查船上使用,2004年服役的052B/C新型驱逐舰也装备了拖曳线列阵声呐,093新型核潜艇装备拖曳线列阵声呐的可能性也很高。这些新型水声探测设备的装备使用,必然使中国新型核潜艇的水声探测水平得到大大改善。

     

      长征1号

      中国的第1艘汉级核潜艇“长征l号”全长为98米,宽10米,水上排水量4500吨,水下排水量为5000吨。“长征1号”由中国渤海造船厂于1967年开始建造,1970年下水,1974年8月竣工。由于后来潜艇发生放射性污染以及反应堆故障,中国对“长征l号”进行了大幅改装,因此“长征1号”的实际汉级攻击型核潜艇服役日期是大幅滞后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长征1号”核潜艇才正式编入中国海军北海舰队,并进入战斗值班。汉级(091型)核潜艇的艇体构造与日本、俄罗斯的潜艇颇为相似,采用的都是双壳体结构。潜艇装有世界各国通用的533毫米鱼雷发射管6具,此外还装有潜射型反舰导弹USM YJ-82(C一802),乘员为75名。汉级核潜艇搭载的压水型反应堆输出功率为90兆瓦,相当干12000马力,其水下航度为25节。

      长征2号

      汉级的第2号艇很自然的被命名为“长征2号”,舷号402,也是南渤海造船厂制造。1974年开工,1977年下水,1980年1月竣工。“长征2号”与“长征1号”一样,竣工后进行了大幅改装,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才配署给北海舰队。据称,“长征2号”同样出现过放射性污染问题,并且噪音非常大。目前“长征1号”和“长征2号”几乎已处于瘫痪状态,长年停靠在码头。

     

      长征3号

     

      汉级核潜艇的第3号艇“长征3号”舷号为403。从“长征3号”开始,中国汉级核潜艇的艇体被加长了8米,达到106米,水下排水量为5550吨。“长征3号”于1980年开始建造,1983年下水,1984年9月服役。因此,从“长征3号”开始的汉级核潜艇实际上应该称为汉级改进型。针对艇体加长了8米这一事实,西方曾经认为这是为了装备潜射型反舰导弹YJ-82的垂直发射装置(VLS)。后来证实,这是一种错误的推测。“长征3号”与401、402号舰一样,仍然只装备水平发射的鱼雷发射管。那么,中同的汉级核潜艇为什么耍加长8米呢?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之所以加长是为将核反应堆改装成体积更大的型号,动力系统改为新的“核涡轮发电方式”,目的是为了解决噪音问题。中国的汉级核潜艇第1、2号舰主要是通过主涡轮直接驱动螺旋桨,而“长征3号”以后的汉级潜艇加长8米,是为了搭载新型主发电机和电动机。将动力系统改为“核涡轮发电方式”,也就是说通过主蒸汽涡轮驱动发电机发电,通过产生的电能驱动主电动机,然后电动机驱动螺旋桨旋转推动潜艇。这样一来,由于是电子系统控制,潜艇就可以自由地改变螺旋桨旋转速度,从而灵活的变更航速,并且因为没有像减速器一样的齿轮,噪音也可以明显减少。纵观¨前世界上的核潜艇,采用“核涡轮发电方式”的非常少,美英核潜艇全部都是采用通过涡轮直接驱动减速器的方式。惟一例外的是法国,法国的攻击型核潜艇(红宝石级)和弹道导弹核潜艇(可畏级和凯旋级)都是采用的涡轮发电方式。俄罗斯的核潜艇几乎也全都是采用涡轮直接驱动的,只有已因老化而解体的“北极星”号核潜艇采用的是涡轮发电方式。

      长征4号

      汉级的第4艘艇是“长征4号”,舷号为404,1984年开始建造,1987年下水,1988年11月服役。自“长征3号”以来,汉级核潜艇已全部换装了法国制造的DUUX一5低频被动声纳。

     

      长征5号

     

      而汉级攻击型核潜艇的第5艘,即最后1艘就是此次“侵入”日本领海的“长征5号”。

    装备配置
        091型核潜艇采用锥尾、单轴单桨,围壳舵与十字型尾操作面布局,双层船壳,配备4个尾舵。艇上设7个水密舱,艇上主要设备都位于甲板的第二层,包括潜望镜、舰载雷达、通讯和卫星导航设备等。简氏防务周刊认为,自403号艇开始,该型艇的船身延长了8米,以便安装潜射型鹰击-82反舰导弹和配套的火控系统,鹰击-82通过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发射。
        该型艇配备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携带约20枚鱼雷,包括鱼-3、鱼-1和鱼-4等。也可携带36枚水雷。电子设备方面,包括多用途战斗数据和指挥系统、I波段搜索雷达、中频声纳和DUUX-5型低频声纳,并携带921-A型雷达预警系统。动力来自一台90兆瓦压水反应堆。
    服役部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

    媒体评述

      汉和防务评论杂志(2013年2月号)刊文称,过去8次北海舰队青岛核潜艇基地的卫星图表明,092战略核潜艇、091攻击核潜艇大半时间都滞留基地,而根据另外的卫星照片判断,091型核潜艇可能正在逐步退役。

      汉和称,所收集的8张卫星图片中,092战略核潜艇7次在港口,在港率达87.5%,处于经常性战备状态的091攻击核潜艇只有一艘。2012年9月5日的最新卫星图片反应的大致情况也如此。1艘094、1艘092、2艘091在港,一艘091处于维修状态。2010年8月30日拍摄的青岛基地图片显示1艘094、1艘092在港。而两次拍摄的照片显示一艘094在青岛,是否1艘094归南海舰队,1艘094归北海舰队?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船坞内维修的091。2011年3月29日拍摄的图片就显示它处于维修状态,将近1年半的时间都在维修?这值得怀疑,而不那么清晰的卫星照片显示它似乎处于解体状态,若果真如此,则意味着091开始逐步退役。

      汉和贬低中国核潜艇的战力称,中国核潜艇部队的真实作战能力“相当有限”,基本上是“基地化的核潜艇部队”

      2012年12月19日,美国“战略之页”网站发表文章《它安静地离开那里,十分安静(It's Quiet Out There, Too Quiet)》,文章介绍了柴电潜艇和核潜艇的各自优缺点,列举了中国、伊朗和朝鲜这3个使用潜艇对抗美国的国家,透露了美国租用瑞典潜艇研究反潜战战术和装备的细节。现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美国海军还在争辩常规潜艇的作战效能,以及是否购买常规潜艇。产生这种情况有两个原因,其一,目前美国海军可能无力维持40~45艘攻击型潜艇,现代柴电潜艇的静音性能比核潜艇强,特别是在近海。使用现代被动传感器,一艘在水下运动的柴电潜艇是攻击其他柴电潜艇的最好武器。核潜艇则更适于远海作战,特别是需要长途航行到达问题水域时,但是柴电潜艇在近海用电池驱动时嗓音非常之小,很难被探测到。

      目前,有39个国家装备了约400艘柴电潜艇,但只有中国、伊朗和朝鲜计划用其潜艇对抗美国及其盟国。中国拥有50艘柴电潜艇,伊朗装备3艘(另有25艘迷你潜艇),朝鲜拥有20艘。美国必须考虑对付73艘柴电潜艇和75艘迷你潜艇,这些潜艇半数以上老旧过时,嗓音很大,只有36艘全尺寸潜艇和40艘迷你潜艇能够真正威胁美军,但是如果掉以轻心,老旧潜艇也能形成威胁。因此,东亚和波斯湾地区是美军军舰的危险之地。

      过去10年,美国海军一直在评估面临的潜艇威胁,从2005至2007年,美国租用了一艘瑞典潜艇(瑞典只装备了5艘潜艇),聘用了潜艇乘员,作为演习想定中的假想敌,帮助美国反潜部队研究反潜战术,并作为首选的训练模式。瑞典“哥特兰(Gotland)”级潜艇排水量1500吨,长64.5米(200英尺),载员25名,是一般小型潜艇,目前停泊在圣迭戈,一支36人的美国技术团体负责潜艇的维护保养。

      引进“哥特兰”级潜艇之前,美国海军一直使用澳大利亚潜艇进行训练,但该潜艇经常出现故障。“哥特兰”级潜艇装备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AIP),水下降噪性能良好,续航时间更长,因此与美军水面舰艇或潜艇未来面对的作战对手相似。目前,伊朗和朝鲜等作战对手还没有装备AIP潜艇,但是拥有足够的柴电潜艇,乘员训练有素,威胁相当致命。

      基于从澳大利亚和瑞典潜艇吸取的经验,美国海军已经秘密研发了全新的反潜战术和装备,确认现代柴电潜艇仍是美军水面舰艇和潜艇的主要威胁。同时,潜在作战对手建造了更多物美价廉的柴电潜艇,正在训练乘员跟踪美国军舰的能力。由于敌方潜艇数量不断增加,美国在近海搜寻柴电潜艇又存在技术问题,所以美国的防卫一直在“跛行”。

      中国计划将美国海军排除在其专属经济区之外,因此其潜艇都接受了反追踪训练,美国潜艇、水面舰艇和飞机很难探测到中国潜艇。目前,由于环保组织抗议美军反潜训练使用的传感器伤害了部分水生物种,美国海军丧失了位于南加州的水下反潜战训练场地。

     

      同时,由于中国正在提高对部队建设的投资,朝鲜和伊朗的舰队的威胁正在下降。因此,如果美国海军必须特别关注某些柴电潜艇的发展,那么它们一定是中国的。现在,中国继续研发世界级的核潜艇,但是也没有放弃建造世界级的柴电常规潜艇。

      今年以来,关于中国海军的话题,除了钓鱼岛争端、航母服役外,中国海军是否实际具备“二次核反击”能力,也多次引起外媒议论。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日前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称,中国海军即将告别“象征性水下核威慑力量”时代,转而实战部署潜射洲际导弹。显然,美国防务思想界已开始密切关注中国“海底蛟龙”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中国核潜艇稳健进步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詹姆斯·霍姆斯和教授吉原俊井基于最新研究成果指出,美国学术界围绕中国核武库的未来存在分歧:一派认为中国核力量仍将追求平稳发展,陆基导弹部队将一如既往地发挥主干作用;另一派则预测,中国拟实施“全面核升级”战略,既保持陆基机动洲际导弹(ICBM)的进步,同时加快核潜艇与潜射洲际导弹(SLBM)的更新步伐,“按照这一发展态势,未来10年,中国导弹核潜艇(SSBN)在质量和数量上将更接近美国”,这一派甚至预测,中国今后可能转而采取更具进攻性的“有限核威慑”战略。

     

      霍姆斯和吉原俊井对上述两派观点均不赞同,他们从战略高度对中国水下核力量加以分析评估,认为部署数量更多、战斗力更强的现代化核潜艇,并不一定预示着中国抛弃防御性核政策,相反,规模适度的水下核力量,只会进一步增强北京目前奉行的“最低核威慑”的成效。

     

      和美、俄、英、法一样,中国在建设水下核力量时面临几个基本问题:采用何种部队结构?哪些因素会促使决策层更偏重核潜艇部队?需要多少导弹核潜艇才够用?要知道,核潜艇不仅会给国家财政造成巨大负担,还会引发潜在对手的竞争性反应。
        需避免引发美国反弹

     

      霍姆斯和吉原俊井认为,导弹核潜艇具有隐蔽性强、机动性好、续航力不受限等先天优势,能够降低遭敌先发制人的危险,不过,这些理论优势不可能促使中国完全依赖核潜艇。从政治角度看,中国政府首先要确保对核武库的有效控制,一旦潜艇部队规模扩大,政府能否将作战控制权下放给前方指挥官,是个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要扩充核潜艇部队,也要防止引发美国“剧烈回应”的风险,确保中美保持相对稳定的威慑格局。

     

      要想使中国水下核武库达到“两全其美”的程度,的确是件棘手的事情。两位防务专家进行了简单的计算:如果中国拥有4艘各自携带12枚巨浪-2导弹(射程8000公里)的核潜艇,每枚导弹搭载3颗核弹头,中国水下核武库将拥有144枚核弹头;如果中国部署6艘同型号核潜艇,每枚导弹搭载6枚核弹头,则核弹头总数将跃升至432枚,这种数量上的增长或许会引起华盛顿注意,甚至促使美方采取措施,继续保持对华压倒性核优势。

      霍姆斯特别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能从陆上和海上同时对中国核力量发动“先制攻击”者只有美国,换句话说,中国核潜艇只需应对来自太平洋方向的威胁。与此同时,鉴于美军攻击核潜艇和航空反潜中队的数量在冷战后明显减少,未来10年间,美国不大可能在削弱中国核潜艇的生存力方面有太大的作为,又考虑到美国在建的反导系统也难以拦截潜射洲际导弹,在此情况下,即便中国陆基核力量在首轮袭击中全部丧失效能,中国只要有一艘配备多弹头的导弹核潜艇存活下来,依然能展开破坏性极强的核报复。

     

      从这个角度出发,两位观察家的结论是,中国可能更倾向于选择英法模式(见参考资料)打造规模有限的核潜艇部队,即在装备可靠性过关的前提下,维持“最低核威慑”所需的4至6艘导弹核潜艇,其中两艘时刻处在战备状态,即便一艘沉没,也可保持另一艘生存。

     

      美国防务思想界的主流相信,中国希望将导弹核潜艇集中部署在受保护的渤海和黄海,由攻击核潜艇、岸基航空兵和水面舰艇充当“卫士”,对企图入侵的对手予以反击。不过,这种待在自家后院的“堡垒战略”也存在风险——将核潜艇局限在相对狭小的水域,等于约束了它们的巡逻范围,必然增大其被敌方发现的概率,难以充分发挥核潜艇特有的隐蔽性。不仅如此,中国还需建设规模更大的海空军来保护潜伏在“堡垒”中的核潜艇。

     

      除了“堡垒战略”,中国核潜艇也可能在友军掩护下,在漫长的海岸线边缘巡航。近年来,中国海军航空兵和水面舰艇更新速度较快,使之有能力在“第一岛链”以西夺取局部海空优势,一旦成功,中国就能使其核潜艇沿亚洲大陆东缘水域自由巡逻,即“沿海巡航”。

      霍姆斯和吉原俊井猜测,中国还有一种最具雄心的选择,那就是将核潜艇前置部署到西太平洋,让更多的目标进入其射程。这种“公海巡航”(或称“前沿部署”)必然迫使美国派遣更多的舰艇和飞机到公海去跟踪中国核潜艇,由此牵制了美军用于其他方向的机动兵力。不过,“前沿部署”也将使中国面临与美国发生“全面核对抗”的风险剧增——中国导弹核潜艇以往未开展过真正意义上的威慑性巡航,因此,哪怕是适度靠前的部署模式,也会传递出中国核战略有变的信号,从而大大提升美方的威胁预期

      需要强调的是,“堡垒战略”、“沿海巡航”和“公海巡航”并非互相排斥,可根据安全环境的变化交替采用。在和平时期,中国核潜艇或更多地采取“堡垒”部署方式;发生冲突时则可能展开更积极的沿海巡航或潜入公海,以反击对手的“核讹诈”。总之,即便保有一支少数精干的水下核力量,中国在面临各种突发事态时仍能获得更灵活的选择。

    性能参数
    概观
    舰种 攻击核潜艇
    拥有国 中国
    代号 北约代号:Han-class(汉级)
    设计代号 09-i
    制造厂 渤海造船厂
    次型 093
    数量 5(3艘现役、2艘退役)
    服役 1974。8
    技术数据
    潜航排水量
    4500吨(401、402)
    5500吨(403、404、405)
    水上吃水 9米
    潜航深度 200-300米
    全长
    90米(401、402)
    98米(403、404、405)
    全宽 10米
    动力系统
    90兆瓦压水反应堆1座
    蒸气涡轮2座(12,000马力)
    水上极速 12节
    潜行极速 25节
    续航力 无限
    乘员 75人
    武器装备
    鱼雷
    6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鱼-6/鱼-3型鱼雷
    导弹 鹰击-81型反舰导弹
    其他 水雷

    装备图片展示更多>>
    发表评论
    你可能对这些文章感兴趣